腹允

极东厨
吃瑞金,亮光
文笔差
高中党

极东 说好一起跑毒而你却背叛了我

极东
高中设
  高一
  王耀和王嘉龙从食堂出来,一人嘴里叼着一片西瓜,望着夏天中午无云的天空,王嘉龙呱唧呱唧啃完自己那片西瓜,道:“大佬,跑吗?”
  王耀闻言转头看了王嘉龙一眼,从各自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苦逼与坚定——跑!
  跑毒是一项锻炼年轻人意志力与提高他们的活力的一项运动,由于其条件苛刻,所以只有在夏天才能充分体验到该运动的乐趣。
  路过的王春燕表示她不认识这俩傻子。
  高二
  王耀和王嘉龙从食堂出来,一人嘴里叼着一片西瓜,望着夏天中午无云的天空,王耀一眼望见了社团刚招进的写作学弟读作大佬的本田菊拿着把太阳伞走过来。
  “耀君,好巧。”
  “好巧好巧,诶,本田吃西瓜吗?哦不用啊,蹭下你伞呗?哦,那太好了!嘉龙拜拜。”
  王嘉龙叼着片西瓜擦了把汗,张了张嘴,发现大佬已经弃他而去,投向了阳光的怀抱,于是迷茫的眨了眨眼,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把伞。
  王春燕挽着本田樱的胳膊绕开了王嘉龙。
高三
  “我觉得我要死了。”
  “不会的,耀君。”
  “会的。”
  “吃西瓜吗?”
  “……吃。”

王嘉龙独身一人走出食堂,在18岁这年,忽然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沧海桑田。
 

极东 同居三十题(二)

同居三十题
门口的便签
本田菊出差到他的母国去了。
尽管王耀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本田菊还是安抚性的摸了摸他的脑袋与他约法三章,不然就不给他带礼物,然后毅然决然的拎着公务包走了。
走之前还像个家里有小孩子的家长一样在冰箱上,门上,窗上贴了不少便利贴。
比如说像冰箱上写着:不能吃冷食,不能将热食放入冰箱,不能喝冷饮,牛奶要用炉子加热……
每次王耀都会苦大仇深的盯着这上面的便利贴好一会儿,才磨磨蹭蹭的按上面的指示去做。因为好像本田菊会通过不知道什么方法,知道他的行动。
就比如有一次王耀没有把牛奶倒出来用炉子加热,在那天晚上例行的通话中,本田菊不知怎么通过冷冰冰的话筒里闻出来王耀当晚的牛奶是用微波炉加热的,半是心疼半是愤恨的训了好一会儿。
王耀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牛奶是用微波炉加热的?”
本田菊叹道:“没办法,我一想起你,风就把你的消息送到我的身边了。”
在电话另一边的王耀的脸忽然红了。
所以说闷骚一旦打起直球来,就让人毫无招架之力。
本田菊以前可是不这样的。本田樱说道。
“我哥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早上六点半起床,起床之后就做他一人份的早餐,吃完就走,眼里哪有我这个妹妹。”本田樱搅着眼前的奶茶。
“咦?”王春燕奇道,“难道不是因为你太矮了吗?”
对此,本田樱毫无淑女气质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本田菊出差回来的时候王耀还没下班。
他看着满屋子的便利贴完完整整的贴在原来的地方,走廊上的灯默默地亮着,为刚回来的主人照亮这虽不算久别却无比想念的地方。
他拖着在机场里贴满了标签的行李箱往房间里走去,一张粉红色的便利贴突兀的滑进了他眼角的余光。
那是一串熟悉的字迹,有几分潦草,边缘沾上了奶油但被匆忙擦掉的印记,能看的出写字的人虽然匆忙但是愉悦的心情。
“欢迎回家。”
本田菊忽然一点也不想再出差了。
他的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强大的足以使他心生牵挂的感情。那种感情自从他的双亲去世,他和本田樱相依为命流连各个亲戚家开始就被他刻意遗忘。现在的这一张被寄托了思念的便利贴却如同一把温柔的利刃把他心里深处的戒备击碎,让他产生了家的感觉。
他摘下那片便利贴,就像摘下一枝带着晨露的花瓣,轻轻的碰了碰唇角。
“我也是。”
我也是,想你了啊。

极东 同居三十题(一)

同居三十题(耀警官,菊律师(这个设定并没有什么nuan用
1.穿错外套
昨晚王耀回到他们同居的地方已经不早了,一小碗牛奶正在桌上静静地散发着热气。
王耀一笑,脱下不知道哪一次他们一起逛街,本田菊在商场千挑万选买来送给他的外套,放在椅背上。
……好像是作为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那个人一本正经的说道既然有了生日礼物,那么就应该听他的话国庆就好好休息不要到处乱跑了。
虽然最后还是被他在国庆假期里拽去旅游圣地折腾了一番。
当王耀拖着一身疲惫躺到床上的时候,身旁的的人翻了个身把头凑过去在他脸边嗅了嗅,王耀哭笑不得的拍了拍他的头,道:“怎么?”
本田菊把眼睁开一条缝,还带着睡意道:“牛奶喝了没?”
“喝了喝了。”王耀抚过他的颈间裸露的肌肤,笑嘻嘻的把嘴巴凑上去,“不信你闻闻看。”
“……”
本田菊转过脸去背对他,假装睡起了觉,然后王耀好整以暇的发现这个假装睡觉的人的耳朵红了。
王耀把被子拎到本田菊脖子上面,才把手缩进被子里,抱着对方暖和的身子入睡。一天的疲惫在独属于牛奶的香气中消散。
于是一夜好眠。
结果是第二天早上王耀睁开眼就看见了本田菊摁掉第N次响起的闹铃时脸上因薄怒而泛起的红晕。
真是个美人啊。
这么感慨着的王耀被“美人”连人带被子的掀下了床,然后被耳提面命的叫了起来,匆忙穿上衣服叼着从楼下超市买来的早餐赶上了早高峰的公交。
在经过挤公交的人群各种蹂躏下急急忙忙赶到警局的王耀发现众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
“怎么回事?”王湾挑挑眉望向一脸懵逼的王耀,“你和本田又怎么了?”
“什么怎么回事?”
“你前几天穿的都是本田的外套,今天穿的是自己的,按你的习惯一件外套只穿几天是不可能的,所以肯定是你和本田之间发生了点什么。”王湾一本正经的推理起来。
王耀看着这件审美十分符合自己却意外的干净的外套反应了几秒,忽然道:“王湾你胆子肥了,老子有那么不讲卫生吗?”
“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王耀先生。”
“没什么。”王耀心情很好的翘了翘嘴角,“拿件外套也许是被他看不惯扔进洗衣机了吧。”
王湾盯了他一会儿,忽然想起长姐王春燕说起的“恋爱中的男人的笑容”是多么的闪瞎人眼。
这一刻,王湾意识到了墨镜的重要性。







嘛,我来解释一下
一开始王耀穿的确实是自己的外套,但由于是本田买的所以风格更接近于本田所以被认为是本田的外套。而后来的外套是老王买来送给本田的,所以被认为是穿回“自己”的外套。

没有表达好的地方请多见谅。